版權所有 史威登堡讀書會
http://www.swedenborgians.org/

 

 

《正信的基督教》

《天堂的奧秘》一章已經說明,當今時代的教會已非使徒時代的教會。使徒所建立的教會無不以信和愛為核心。時至今日,簡單的信仰變成了玄奧的教義,仁愛的生活變成了徒有其表的偽善。新教會的建立正是要恢復使徒時代那種簡單而實際的信仰。簡言之,新教會的基本信仰乃是:[1] 有一位神,三而一的神,這位神就是主神救主耶穌基督(the Lord God the Savior Jesus Christ)。[2] 信主使人得救。[3] 諸惡莫作,因為惡屬魔鬼,源自魔鬼。[4] 眾善奉行,因為善屬神,源自神。[5] 人當自覺行善,並相信是主隨同他行善,透過他行善。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3

 

信耶穌基督乃是信一位既具足神性亦具足人性的可見之神

 

從使徒行傳和使徒書信可知,使徒所傳揚的信仰就是信靠主耶穌基督,因為神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住在他裏面,在他身上,神成了人,人成了神。“神在耶穌基督裏”,是他們常用的字眼。“尼西亞信經”開始引入“萬世以前為父所生”的概念,神從永恆生了一個兒子,兩位永恆神的觀念出現了。至“亞他那修信經”,聖父、聖子、聖靈三位永恆神的觀念更是躍然紙上了,嚴重偏離了使徒所繼承和傳揚的福音。為恢復使徒時代那種簡單而契理的信仰,史威登堡特別提出以下幾點:[1] 聖言明示耶和華將要降臨,成為世人的救主和救贖主,非為從永恆所生的神子降臨。“萬世以前為父所生”的概念並非出自聖言,亦與理性不合。獨一神不可能從永恆(from eternity)生有一子,致兩位皆為神,卻仍然是一位神。口稱一位神,抹殺不了三位神的概念。當信徒依次向聖父、聖子、聖靈禱告,求聖父因聖子在十字架上流血犧牲的緣故饒恕我們的罪,求聖子向聖父為我們代求,求聖靈使我們稱義成聖,三位神的觀念便顯而易見了。(參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33[2] 耶穌的人性完全被神化,神性完全在他的人性中降臨,以致在耶穌身上,神成了人,人成了神,由此成了世人的救主和救贖主。這與聖言所說耶和華將要降臨救贖世人的預言相符,亦與使徒所傳“神在耶穌基督裏”的福音相符。[3] 耶穌所說父、子、聖靈非指三位永恆的神,而指他內在的神性本體、外在神化的人性、神聖的感力。父、子、聖靈之三而一,可藉人魂、體、靈之三而一來理解。[4] 當信靠救主耶穌基督,這既是他自己的吩咐,也是使徒一貫的教導。因為這是信一位既具足神性亦具足人性的可見之神,是有具體目標有實際依託的信仰。

 

 

聖言明示耶和華將要降臨

 

“現今基督教相信,神——宇宙的創造者,從永恆生有一子。此子降臨人間,以人身顯現,為要拯救世人。然而,這樣的信念實質上是錯誤的。我們的思想若注意一位神的事實,如上觀念立刻就土崩瓦解了。以為獨一神從永恆生有一子,父神與聖子、聖靈各自為神,然又構成一位神,這明顯有悖理性。我若引用聖言證明(1)是耶和華降臨人世成為人(2)耶和華神是世人的救贖主,如上虛妄的觀念必如流星消逝。對於第一點,以下經文證明是耶和華降臨人世成為人:[1] ‘必有童女懷孕生子,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。’(就是神與我們同在的意思)(以賽亞書714,馬太福音123[2] ‘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,有一子賜給我們,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。他名稱為奇妙、策士、全能的神、永在的父、和平的君。’(以賽亞書96[3] ‘到那日人必說:看哪,這是我們的神!我們素來等候他,他必拯救我們。這是耶和華,我們素來等候他,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。’(以賽亞書259[4] ‘有人聲喊著說:在曠野預備耶和華的路,在沙漠地修平我們神的道……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,凡有血氣的,必一同看見,因為這是耶和華親口說的。’(以賽亞書4035[5] ‘主耶和華必像大能者臨到,他的膀臂必為他掌權……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。’(以賽亞書4010-11[6] ‘錫安城啊,應當歡樂歌唱,因為我來要住在你中間,這是耶和華說的。那時,必有許多國歸附耶和華。’(撒迦利亞書210-11[7] ‘耶和華說,日子將到,我要給大衛興起一個公義的苗裔。他必掌王權,行事有智慧,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義。他的名必稱為耶和華我們的義。’(耶利米書235-63315-16)另有許多經文稱主的降臨為‘耶和華的日子’。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82

 

“我要來住在你們中間,這是耶和華說的”、“看啊,這是我們的神!我們素來等候他,他必拯救我們”、“這是耶和華,我們素來等候他,我們必因他的救恩歡喜快樂”,諸如此類的,處處明示耶和華神將降臨人間,成全救恩。從舊約的預言和應許,到新約的成全和應驗,清晰地說明耶和華神以耶穌之身顯現。事實上,耶穌即“耶和華拯救”的意思。“萬世以前為父所生”的觀念並非出自聖言,而是後人從機械的神觀杜撰出來的。

 

 

聖言明示耶和華是世人的救主和救贖主

 

“面對以下經文——耶和華明言他是世人的救主和救贖主,萬世以前為父所生之子(eternally begotten son)降臨人間,以人身顯現的觀念即被證明是完全錯誤的:[1] ‘惟有我是耶和華,除我以外沒有救主。’(以賽亞書4311[2] ‘自從你出埃及地以來,我就是耶和華你的神。在我以外你不可認識別神,除我以外並沒有救主。’(何西阿書134[3] ‘凡有血氣的必都知道我耶和華是你的救主,是你的救贖主。’(以賽亞書49266016)[4] ‘我們救贖主的名是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。’(以賽亞書474[5] ‘他們的救贖主大有能力,萬軍之耶和華是他的名。’(耶利米書5034[6] ‘耶和華以色列的君,以色列的救贖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:我是首先的,我是末後的,除我以外,再沒有真神。’(以賽亞書446[7] ‘耶和華啊,你是我們的父。從萬古以來,你的名稱為我們的救贖主。’(以賽亞書6316

 

“此外還有很多。有眼睛有頭腦的人皆能看出是獨一神降臨人間成為人,為要救贖世人。任何人只要留意上面所引用的聖言,必能看明這個事實。然而,有些人卻住在黑暗之中,因為他們堅持有另一位從永恆所生的神,是這位神降臨並救贖了人類。這些人對如上聖言視而不見,只想著如何曲解聖言以迎合他們錯誤的信條。” 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83

 

 

在耶穌身上,神成為人,人成為神

 

在基督教傳統教義中,主的神人二性是一個撲朔迷離的奧秘,處處引用聖言,卻不能給人真知灼見。史威登堡在此為人們指明了一條路——主在世間經歷兩種狀態,分別可稱為“倒空態”和“榮耀態”,這是主人性逐漸神化的必經途徑;主人性神化的過程,可藉人重生的過程來領會。“基督徒知道,主在世上經歷兩種狀態,分別稱為‘倒空態’和‘榮耀態’。倒空態在聖經中有許多描述,特別是詩篇和先知書。以賽亞書甚至有一處說:‘他將命傾倒,以致於死。’(以賽亞書5312)當主在父面前卑微虛己,向父禱告,說他遵行父的旨意,將一切所言所行歸於父,都是處於倒空態。事實上,主曾在十字架上呼喊:‘我的神,我的神,你為什麼離棄我?’(馬太福音2746,馬可福音1534)若非處於倒空態,他不可能被釘上十字架。榮耀態亦即合一態。當主在三門徒前顯現聖容時,施行神跡時,說他與父為一時,說父在他裏面,他在父裏面時,說凡父所有的也是他的時,主處於榮耀態。完全融合以後,他說他擁有管理所有生命的權柄(約翰福音172),以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(馬太福音2818)。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04

 

[1] “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子憑著自己不能作什麼,惟有看見父所作的,子才能作。”(約翰福音519[2] “我沒有憑著自己講,惟有差我來的父已經給我命令,叫我說什麼,講什麼。”(約翰福音1249[3] “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,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父作他自己的事。”(約翰福音1410)說這些話的時候,主皆處於倒空態。[1] “我與父為一。”(約翰福音1030[2] “人看見我,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。”(約翰福音1245[3] “你們若認識我,也就認識我的父。從今以後,你們認識他,並且已經看見他。”(約翰福音147[4] “你們當信我,我在父裏面,父在我裏面。既或不信,也當因我所作的事信我。“(約翰福音1411[5] “腓力,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,你還不認識我嗎?人看見了我,就是看見了父,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?我在父裏面,父在我裏面,你不信嗎?”(約翰福音149-10)說這些話的時候,主皆處於榮耀態,亦即合一態。

 

主經歷這兩種狀態,因為這是他人性得以榮化的必經之途。我們重生也必須經歷兩種狀態。簡言之,重生可分兩個階段。前一個階段是順從真理的階段,在此階段,就我們的秉性而言,我們更願意順從自己的欲望,只是因為認識了真理,知道我們必須征服這些欲望。所以這個階段會比較艱難,包含許多痛苦的掙扎。隨著信仰的精進,隨著真理和經歷的積累,人勝過欲望的力量必逐漸增強,直至進入第二個階段。在這個階段,我們行善不再因為真理告訴我們應當這樣做,而是因為我們樂意這樣做。在前一個階段我們感覺力量很薄弱,欲望的力量卻很強大。在與欲望交戰時,我們仿佛變成了兩個人,如保羅所說:“按著我裏面的人,我是喜歡神的律。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,和我心中的律交戰,把我擄去,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。”(羅馬書721-23)罪惡的試探讓我們更瞭解自己的欲望,也更加體會了自己的軟弱和污穢。此間,神仿佛遠離了我們,使我們感覺孤獨、沒有力量。其實神此時離我們更近,因為我們選擇順從他的旨意。我們在內心呼喚神的力量,幫助我們征服欲望的誘惑。等到我們勝過試探,平安的感覺隨即降臨。我們感覺與神更近了。人重生的經歷,也正是主榮化的經歷——“他也曾凡事(in all points)受過試探,與我們一樣,只是他沒有犯罪。”(希伯來書415

 

“主經歷倒空、榮耀兩種狀態,因為這是取得合一的不二之途。唯有此途合乎神的法則(divine design),而神的法則是不可改變的。神的法則乃是:人當自覺接受神,預備自身成為神能以進入和居住的聖殿。我們必須自覺預備,同時承認是神在引導我們預備。這是我們必須遵循的法則,以求靈性獲得重生。主必須經歷同樣的過程,好使他的人性得以神化。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05

 

“‘孩子漸漸長大,強健起來,充滿智慧,又有神的恩在他身上…….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,都一齊增長。’(路加福音24052)此話表明主的成長遵循了神的法則。又有證據表明,主的成長比常人更迅速、充分、完全。例如,他十二歲時即坐在聖殿教師中間,一面聽一面問,凡聽見的都希奇他的聰明和應對(路加福音246-47)。主的生命遵循這樣的軌跡,因為照神的法則,人當預備自己以接受神。預備好以後,神就進入他裏面,如同進入自己的居所。預備包括建立對神和真理的觀念,也就是發展悟性和智慧。我們當自覺親近神,我們越親近神,神越親近我們,這是神的法則之一。主遵循了這項法則,直至與父合一。” 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89

 

[1] “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他的心,都一齊增長。”(路加福音252[2] 耶穌說:“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……父啊,願你榮耀你的名。當時就有聲音從天上來說: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,還要再榮耀。”(約翰福音122328)“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,還要再榮耀”,說明這是一個過程。等到完全榮化,耶穌說他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(馬太福音2818),保羅說神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住在他裏面(歌羅西書29),約翰說他是真神,也是永生(約翰壹書520)。

 

正因為耶穌的人性逐漸神性化了,我們注意到,在聖言的幾處記載中,他不是稱馬利亞為“母親”,卻是稱她為“婦人”:[1] 酒用盡了,耶穌的母親對他說:“他們沒有酒了。”耶穌說:“母親(原文作婦人),我與你有什麼相干?我的時候還沒有到。”(約翰福音23-4[2] 耶穌見母親和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,就對他說:“母親(原文作婦人),看你的兒子!”又對那門徒說:“看你的母親!”從此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裏去了。(約翰福音1926-27

 

 

“靈”表人的心智及其活動

 

三位一體論不僅引入了“萬世以前為父所生”的一位神子,也引入了聖靈這一位神,將耶穌所說的聖父、聖子、聖靈剝離為永恆存在的三位神。史威登堡指出“萬世以前為父所生”的神子子虛烏有,也指出“靈”在聖言中表心智及其活動,非表獨立位格的存在。父、子、聖靈之三而一可藉人之魂、體、靈之三而一來理解。

 

“‘靈’其實就是指我們的心智。死後活著的正是我們的心智,屆時它被稱為‘靈’。若為善,則稱為‘天使靈’,以後更稱為‘天使’。若為惡,則稱為‘撒旦靈’,然後稱為‘撒旦’。對每個人來說,心智是我們的內在,是人的真我,內住於我們塵身當中。塵身因死亡被撇棄以後,我們依然是完完整整的人。所以,以為心智僅存於頭部的觀念是錯誤的。存於頭部的是我們心智的主體,我們的所思所願從頭部的主體結構發出。在身體其他部位,心智存於主體結構的伸展組織,使我們有感覺和活動的能力。心智與身體各部位相連,使各部位有感覺和活動的能力,同時讓人覺得身體在自主思想和活動。聰明人知道,這能力不是出自身體。我們的靈憑理性思想,憑意志活動。我們的身體非自主思想和活動,而是靠我們的靈。因此,我們的靈表示我們的理性和感性,以及從理性和感性所煥發的活力。聖言多處表明,‘靈’意指我們心智的狀態。下面我引用少許經文,證明靈的確是這意思:[1] 約書亞‘被智慧的靈充滿’。(申命記349[2] 你們要‘自作一個新心和新靈’。(以西結書1831[3] 神‘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,要使謙卑人的靈蘇醒’。(以賽亞書5715[4] ‘神所要的祭,就是憂傷的靈。’(詩篇517

 

反之,‘靈’也表示污穢不義的心智狀態,從下列經文可知:[1] ‘愚頑的先知有禍了,他們隨從自己的心意。’(以西結書1311[2] ‘不要像他們的祖宗,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輩,向著神心不誠實。’(詩篇788[3] ‘他們的淫心使他們失迷。’(何西阿書412[4] ‘災禍要來,人心都必消化,手都發軟,精神衰敗。’(以西結書217)此外還有許多,皆證明‘靈’乃表示我們的心智及其狀態。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56

 

以上經文中,“靈”在中文或譯為“心”,或譯為“靈”,或譯為“心靈”、“心意”、“心神”、“精神”,表示人思想、精神、心理的活動和狀態,如不安的心、剛硬的心、無詭詐的心、憂傷的心、迷糊的心、謙卑的心、淫穢的心、喜樂的心等等。人的靈表人的心智及其活動,神的靈表神的智慧、真理和能力,如下列經文所示:[1] “聖靈要臨到你身上,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你。” (路加福音135[2] “耶穌滿有聖靈的能力回到加利利,他的名聲就傳遍了四方。” (路加福音414[3] “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,他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。(約翰福音1613[4] “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,你們就必得著能力。” (使徒行傳18

 

父、子、聖靈之三而一可藉人之魂、體、靈之三而一來理解。魂是人的本質,體是魂的形相,靈是魂與體所生髮的活動和能力。體由魂所生,魂是體之父。靈從體與魂而發。就耶穌而言,父指他內在的神性(Divinity),子指他外在神化的人性(Divine Human),靈指人性從神性所發神聖的感力(Divine Influence)。神化的人性由神性所生,故說子由父所生。神聖的感力由人性從神性而發,故說子從父差遣聖靈。將聖父、聖子、聖靈理解為三個位格的神,是曲解了耶穌的意思。當時耶穌說:“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,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奉父、子、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。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,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”(馬太福音2818-20)從上文“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”,到下文“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,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”,耶穌一直都是說“我”,而且“奉父、子、聖靈的名”之“名”用的是單數。門徒沒有誤解耶穌的意思,所以據記載,他們施洗均是奉耶穌的名,非生搬硬套地奉父、子、聖靈的名。 

 

【注】按中國佛家和道家的背景,將“靈”譯為“氣”,或許更為恰當。事實上,無論舊約希伯來文還是新約希臘文,“靈”與“氣”同字。據聖經創世記,“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,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,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。”(創世記27)耶穌榮化以後,也曾向門徒吹一口氣,說:“你們受聖靈。”(約翰福音2022)由此亦知,靈確實是指人的生氣與活力。再者,《聖愛與聖智》一章已經說明,神的靈指神所發的氣質,如太陽所發的光與熱。因此,神的靈就是神的感力。將聖靈理解有獨立位元格的神是錯誤的,曲解了聖言的意思。從靈、身、氣的角度去理解父、子、聖靈,機械、矛盾而說不清道不明的三位一體神觀便迎刃而解了。

 

 

“我們可藉人的三合一來理解主的三合一。每個人皆由魂、體、行三部分組成。主亦如此。照保羅的話說,‘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’地住在主身上。(歌羅西書29)所以,在主身上有神性的三合一,在我們身上有人性的三合一。三個神性的位格組成一位神,或者一位神卻非一個位格,這種神秘的觀念為理性所不容。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69

 

史威登堡指出,舊約從未提及聖靈,只有新約才頻繁提及,因為聖靈特指耶穌從聖父所發的靈,只在主榮化以後才開始存在。“那時還沒有賜下聖靈來,因為耶穌尚未得著榮耀。”(約翰福音739)所應許的聖靈必待耶穌榮化以後才降臨。在此之前,伊利沙伯、撒迦利亞、西面被耶和華的靈充滿,聖言亦稱他們被聖靈充滿,是因為主已經降臨世間。(參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58

 

【注】“得榮耀”(glorified),即榮化,神性化,非指獲得人的崇拜和讚美。另外,舊約在中譯本有三次提及“聖靈”(詩篇5111;以賽亞書631011),非holy spirit,乃spirit of holiness,可譯“神聖的靈”,以示區別。

 

 

 

信神的兒子耶穌基督,既是他自己的吩咐,也是使徒所傳的信仰

 

史威登堡指出,我們當信神我們救主耶穌基督,因為這是信一位既具足神性亦具足人性的可見之神,是有目標的信仰。我們能趨向他,在意識中注想他。正如我們見過一位王,每當我們想起他,他的形像就在我們腦中浮現。耶穌說,沒有人聽過父的聲音,也沒有見過他的形像(約翰福音537),且說惟獨從神來的才看見過父(約翰福音646)。信一位元不可見的神,是沒有目標的信仰。好比眼睛望向虛空,沒有落點。(參《正信的基督教》339

 

“使我們得救的信,是信神我們救主,因為他既具足神性,亦具足人性。他在父裏面,父在他裏面,合而為一。我們若趨向他,也是趨向獨一的父神。我們當信神的兒子、救贖主、救主,從耶和華受孕由童貞女馬利亞所生的耶穌基督,這從主自己的吩咐及後來使徒的傳講顯而易知。下列經文證明主自己吩咐我們當信靠他:[1] ‘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見子而信的人得永生,並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復活。’(約翰福音640[2] ‘神愛世人,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,叫一切信他的,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’(約翰福音316[3] ‘耶穌對他說:復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。信我的人,雖然死了,也必復活;凡活著信我的人,必永遠不死。’(約翰福音1125-26[4] ‘耶穌說:“我就是生命的糧。到我這裏來的,必定不餓;信我的,永遠不渴。’ (約翰福音635

 

“使徒所傳的信仰,是信主耶穌基督,這從他們的書信顯而易見。我僅引用如下經文:[1] 保羅說:‘現在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。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,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。’(加拉太書220[2] 保羅‘對猶太人和希臘人,證明當向神悔改,信靠我主耶穌基督。’(使徒行傳2021[3] 禁卒領他們出來,說:‘二位先生,我當怎樣行才能得救?’保羅說:‘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’(使徒行傳1630-31)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337-338

 

“信子的也是信父,因為我們說過,父在子內,如同靈在體內。從以下顯而易見:[1] ‘你們若認識我,也就認識我的父。’(約翰福音819147[2] ‘人看見我,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。’(約翰福音1245[3] ‘接待我,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。’(約翰福音1320)”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073

 

三位一體神觀或許深奧難測,然而使徒所繼承和傳揚的信仰是信靠救主耶穌基督,這是不爭的事實。使徒時代沒有三位一體的說法,也沒有三位一體的信仰。“從使徒信經顯而易知,使徒時代的教會根本沒有三個永恆神格的觀念。使徒信經如此表述:‘我信神,全能的父,創造天地的主。我信我主耶穌基督,神的獨生子;因著聖靈感孕,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……我信聖靈。’當中從未提及‘萬世以前所生之子’,乃說由聖靈感孕,從童貞女馬利亞所生之子。從眾使徒的書信可知,使徒時代的教會知道耶穌基督是真神(約翰壹書520),知道神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地住在他裏面(歌羅西書29),知道使徒所傳的是信靠耶穌基督,知道他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(馬太福音2818)。” 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75

 

史威登堡從靈界得知,自從尼西亞會議之後,教會開始退化了。因為神觀是信仰的根基,對神的認識混亂了,信仰自然混亂了,失去了明確的方向。“在天堂有句話說,自尼西亞會議結束以後,主向門徒所預言的墮落就應驗了——‘日頭就變黑了,月亮也不放光,眾星要從天上墜落,天勢都要震動。’(馬太福音2429)事實上,使徒教會恰如天空閃現的一顆新星。兩次尼西亞會議之後,這顆星遂暗而未現了。(在自然界,據天文學家觀察,這種現象已多次發生。)聖言說耶和華神住在人不能靠近的光裏(提摩太前書616)。神若不住入可靠近的光裏,即是說,神若不降臨,取人身顯現,成為世界的光(約翰福音191246),誰能趨向他呢?” (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76

 

 

 

靈界見聞錄:一位神還是三位神?

 

我見一些新近離開塵世到達靈界的人正談論永恆的三個神格。他們是神職人員,其中一位是主教。他們向我走來。經過一番談論(談論他們生前曾一無所知的靈界),我說:“我聽你們談論永恆的三個神格。能否說明你們的觀點,給我解釋這個大奧秘?在剛剛離開的塵世,對於這個奧秘,你們心中都有一幅圖畫。我有興趣知道那是怎樣一幅圖畫。”

 

主教上下打量我,說:“我看你是一個平信徒,就讓我闡述我的觀點,將這個大奧秘指示於你。一直以來,我的觀點是:父神、子神、聖靈神一同坐在天堂中央崇高莊嚴的寶座上。父神的寶座是精金的,他手握權杖;子神坐在父神右邊,頭戴冠冕,其寶座是純銀的;聖靈神靠近父神和子神,手托一隻鴿子,其寶座是水晶的,閃閃發光。寶座周圍懸掛三排吊燈,閃耀著寶石的光芒。遠處站著無數的天使,正異口同聲地發出崇敬和讚美之聲。再者,父神與子神不停討論哪些人可算為義。他們一同評判和決定地上何許人有資格成為天使,就賜予永生的冠冕。聖靈神一聽到這些名字便奔赴世界各地,將稱義的恩典作為得救的證據賜給他們。他找到這些人,向他們呼一口氣,除去他們的罪孽,如同人用風扇吹散火爐的煙,然後將它粉飾一新,又除去他們剛硬的石心,換以柔軟的肉心,使他們的精神和心靈煥然一新,如同再生,重現孩童般的面容。最後在他們額上蓋上十字架的印記,稱他們為神的選民,神的兒女。”

 

講解完了,主教對我說:“在塵世,我正是這樣理解這個大奧秘的。很多神職人員贊同這種觀點,所以我相信,作為一個平信徒,你也會表示認同。”主教說完這話,我留心觀察主教在內的神職人員,發現他們都完全贊同這種觀點。作為答復,我說:“我思考了你剛才提出的觀點。我由此推測,你抱持一個完全物質化、感官化的三位一體神觀,我甚至可以稱之為唯物主義的神觀。三位神的觀念不可避免地從你的圖畫中流現出來。把父神想像為端坐寶座,手握權杖,這難道不是感官化的觀念嗎?把子神想像為端坐寶座,頭戴冠冕,把聖靈神想像為端坐寶座,手托鴿子,又奔赴世界各地,執行所聽到的命令,不也如此嗎?你所描繪的是一幅物質化的圖像,所以我不能苟同。打小開始,我就不允許一神之外的任何觀念進入我的意識。這是我所持的唯一觀點,所以你所說的對我沒有任何影響。長大以後我開始明白,按照聖經,耶和華的寶座是指他的國,他的權杖和冠冕表示他的權柄和權能,坐在右邊表示神通過在人性顯現獲得全能,而有關聖靈的描述表示神無處不在的作為。所以閣下,請考慮一位神的觀點,並用你的理性作適當的思考。到時你會明白,這是真的。

 

 “現在,你們確實是說一位神,因為你們在給每個位格獨立本質的同時賦予他們同一個本質,又不許任何人說一位神是一個位格。你們堅持有三個位格,因為你們不想放棄三位神的觀念。你們又賦予每個位格不同於其他位元格的屬性,這難道不是割裂神的本質嗎?既是如此,你們怎能想怎能說是一位神?你若說一位神,我能明白。但是,你若向人說‘父是神,子是神,聖靈是神,每一位都個別是神’,他怎能認為是一位神?這顯然矛盾,為信仰所不容。所以,即便你賦予三位相同的神性,也不能說是一位神。譬如,有多人組成一個議會或委員會,你不能說他們是一個人。但是當他們懷有相同的想法,你可以說他們共用一個觀點。又如,三顆鑽石由相同的物質構成,你不能說它們是一顆鑽石,但是你可以說它們屬於同樣的物質。按照不同的份量,你還可以說三顆鑽石的價值不同。倘若只是一顆鑽石而非三顆,你就不能這樣說了。

 

 “我明白你們為何稱每位皆個別是神的三個神格為一位神,又吩咐教會的信徒這樣行。因為世間凡是理性健全開明的人都認定一位神。若不照此而行,你們怕要蒙羞。只是當你口稱一位神心想三位神時,羞惡之心卻沒能封住你的口,反讓你既認三位神,又稱一位神。”

 

經過這樣的對話,主教和神職人員離開了。離開時,他轉過身來,試圖叫喊“一位神”,未能成功,因為他的思想阻止了他的舌頭。相反,他張開嘴巴,吼道:“有三位神。”周圍站著的人看到這古怪的一幕,不禁放聲大笑,隨後也離開了。

 

之後,我詢問何處能遇見機智過人卻贊同將神一分為三的學者,孰料剛好有三位在場。我就問:“你們怎能將神分為三個位格,聲稱每一位都個別是神是主呢?毫無疑問,你們口頭的宣稱與思想相去甚遠,有如南轅北轍。”

 

“根本沒有區別”,他們回答說,“三個位格是一個本質,這個神聖的本質就是神。在塵世,我們是教導三個神格的教師,我們的責任就是維護我們的信仰。我們相信每一個神格都扮演自己的角色:父神的角色是施恩或定罪,子神的角色是代求和調解,聖靈神的任務是將施恩(或定罪)和調解的決定落於實際。”

 

我就問:“你們所說‘神性本質’是什麼意思呢?”他們說是無所不能、無所不知、無所不在、無限、永恆,以及同尊同榮。我說:“如若這本質可以使許多神明成為一位神,難道你不可以加上更多嗎?譬如加上摩西、以西結、約伯曾提到的‘全能神’,作為第四位神?古希臘和古羅馬的人就是這樣做的。他們給自己的諸神如薩圖恩、丘比特、尼普頓、布魯圖、阿波羅、朱諾、狄安娜、密涅瓦、墨丘利、維納斯賦予同等的神性和一樣的本質。雖然如此,他們不能稱眾神是一位神。事實上,你們是三個人,雖然在我看來你們見解相同,在學問上也可以說有相同的本質,但你們不能合併為一個學者。”

 

對此他們覺得好笑,說:“你真會開玩笑!這與神的本質不同。神的本質為一,不能分作三份。它是獨一不可分割的,分解分離之法不適用於它。”對此我回敬道:“那好,我們就好好辯論辯論。你們如何理解‘位格’這個詞?它表示什麼意思?”

 

 “位元格表示與其他實體無關無涉而自我存續的一個實體。這是‘位格’一詞的定義,教會領袖和我們都這樣使用。” 他們回答說。

 

“這真是你們對位格一詞的定義嗎?”我問道。

 

“是的。”他們回答。

 

“那麼父與子就毫無關涉,與聖靈也毫無關涉。每一位各有自己的意志,擁有自己的權柄和能力。他們無有共用,除了按照各自的意願,在樂意的情況下互相溝通。如此三個位格難道不是三位個別的神嗎?看哪,你們已將‘位格’定義為‘自我存續的一個實體’,因此你們已將神的本質割裂為三個實體。然而你們又說神的本質是不可分割的。再者,你們賦予每個實體不同於另外兩個實體、不予共用的屬性,稱父神施恩或定罪,子神代求,聖靈神付諸實施。除了三個位格即為三位神,還能有什麼結論呢?”

 

聽了我的話,他們退縮了,說:“我們討論一下,然後給你答復。”

 

當時旁邊站著一個聰明人,聽了我們的對話,就對他們說:“我無意於通過嚴密的邏輯去討論如此高深的話題。撇開這些奧秘不說,我分明看出你們思想中有三位神的觀念。要是在世人面前公佈你們的觀點,你們必要蒙羞。因為你們要麼被認為瘋子,要麼被視為傻子。所以宣稱一位神,有助你們保持尊嚴。”

 

三位學者卻執意堅持自己的觀點,不予理睬。離開的時候,他們嘴裏咕噥著一些玄奧的詞藻。這提醒我,玄學是他們賴以辯答的詞庫。(故事譯自《正信的基督教》16-17

 

 

 

十字架的苦難不是救贖本身,而是主榮化的最後一步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celam 的頭像
gracelam

Spica之家

gracel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