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權所有 史威登堡讀書會
http://www.swedenborgians.org/

 

 

此情只應天上有(附靈界見聞)

 

[1] 一日清晨,我舉目望天,看見穹蒼層層相迭。最近的第一穹蒼最先打開了,然後是上面的第二穹蒼,最後是頂上的第三穹蒼。由此景象,我意識到第一穹蒼是天使所居的第一層天(底層天),第二穹蒼是天使所居的第二層天(中層天),第三穹蒼是天使所居的第三層天(頂層天)。我不知因何有此景象,又意味著什麼。爾時,我聽見天上仿佛有吹號的聲音,說:“我們看出你正默想愛情,也知道當前凡間已無人明瞭真愛的源起和本質。然茲事體大,你們理當知曉。為此,主樂意向你開啟層層天堂,讓啟示之光照徹你心,使你獲得悟性。對於天堂的天使,特別是第三層天的天使,快樂尤其源自愛情。得主允許,我們為你請來一對天使,讓你開開眼界。”

 

 

[2] 隨即有馬車出現,從頂層天(第三層天)降下。我見車上有一位天使,靠近以後,才發現原來是兩位。在遠處,馬車仿佛閃耀著鑽石的光芒。拉車的是雪白的馬駒。天使坐在車上,手上托著一對鴿子。他們向我呼喊:“你希望我們靠近嗎?但請留意,不要讓我們天堂閃爍的強光射透。憑藉這光,你的悟性必得到啟發,得以領悟天堂的奧秘。但在塵世,這些是無以言表的。所以,你當用理性思考所聽到的話,並在理性的層面上加以解釋。”

 

“我會注意,請過來吧。”我回答說。他們就近前來,乃是一對夫婦。我們是夫妻。從遠古時代,就是你們所稱的黃金時代開始,我們就在天堂幸福地生活,始終保持花樣的青春年華,正如你現在看到的一樣。” 他們說。

 

 

[3] 我仔細觀察兩位天使,發現他們在生命和裝扮上都彰顯著愛情。生命上,乃是流露在臉上;裝扮上,乃是表現在服飾上。因為天使都是顯為人形的有情(affections of love in human form),他們的主情感從臉上透現出來,而他們所獲得的服飾是以他們的情感為基礎且與之相應的。所以天使都說,每個人都是以自己的情感為妝飾。

 

【注】“有情”本為佛家用語,指一切有情感、意識的生命。該詞切合此處所說“天使都是顯為人形的情感,他們的主情感從臉上透現出來,每個人都是以自己的情感為妝飾”之意,故借用之。

 

丈夫看起來正當壯年,他的眼睛炯炯有神,閃爍著智慧的光芒。他的臉顯得容光煥發,因為裏面透著光,所以皮膚顯得白裏透紅。他的整個臉龐看起來神采奕奕,十分俊俏。他身穿長袍和藍色內袍,腰間束著金帶,金帶上嵌有三顆寶石:兩顆藍寶石,中間一顆紅寶石。他的襪子由光亮的細麻和銀絲交織而成,鞋子全然是銀的。這是愛情在丈夫身上顯現的相。

 

 

[4] 至於婦人,我看她的臉,似見非見:見其美到極致;似乎不見,因為這美無以形容。她紅光滿面,只有第三層天的天使才透出這般眩目的光彩,令我震撼。

 

婦人注意到我的神情,對我說:“你看見什麼?”我說我看見愛情的形像,然而似見非見。於是她從丈夫稍稍側身,我便看得更加細緻了。她的眼睛閃爍著第三層天的榮光。我說過,第三層天的光是燦爛奪目的。所以她眼中的榮光,乃是從愛慕智慧的心流現出來的。在第三層天,妻子因智慧對丈夫心生愛慕,丈夫因妻子對其智慧的愛慕而加以回應,於是二人融為一體。婦人因此美到極致,絕非藝術所能描摹。因為這種流光溢彩的美非藝術所能表達,非筆墨所能描摹。

 

她的頭髮也編得非常美妙,再配上寶石花的發簪,越發襯托她的美貌。另外,她頸上戴著一串石榴石項鏈和一個玫瑰花狀的橄欖石吊墜,腕上戴著一個大珍珠手鐲,外著朱紅色長袍,內戴鑲有紅寶石的紫色肚兜。讓我稱奇的是,隨著她面向丈夫角度的改變,寶石的顏色也隨之改變,有時閃耀,有時收斂:四目相接時閃耀,彼此側身時收斂。

 

 

[5] 經過一番觀察,兩位天使繼續與我說話。丈夫說話的時候,仿佛也是代妻子說話。妻子說話的時候,仿佛也是代丈夫說話。因為他們心意相通,言語也就相通,聽起來就好像是愛情在發聲,與他們內心和平天真的愉悅同時並作。

 

最後他們說:“朋友在叫我們,我們得回去了。”他們又坐上馬車,和之前一樣,踏上一條花香滿徑的路,花園中還長有碩果累累的橄欖樹和橘子樹。到達的時候,有少女出來迎接,歡迎他們回到天堂。(故事譯自《愛情與婚姻》42

 

讀完史威登堡的故事,人們或許感慨——此情只應天上有,人間難得幾回聞!又或許懷疑——如此唯美的愛情,它真的存在嗎?人們之所以懷疑,是因為沒有遇見過完美的愛情。“有一種深相契合的愛情,在當今世界它如此罕見,以致人們不知其為何物,甚至懷疑它根本就不存在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59

 

 

 

史威登堡在靈界曾拜訪歷史上的四個時代,即所謂的黃金時代、白銀時代、青銅時代、鐵器時代。隨著時代的衰落,愛情的狀況也隨之衰落。愛情在第一個時代好比黃金,在第二個時代好比白銀,在第三個時代好比青銅,在第四個時代好比鐵,直到最後蕩然無存。下面簡單描述一下史威登堡的靈界經歷,看看愛情與婚姻在人類歷史上發生了怎樣的轉變。

 

黃金時代:一位男子邀請史威登堡作客。男子身穿紫藍色外袍,內襯白羊毛短袍。他妻子身穿紫紅色外袍,內襯鑲邊的細麻布短袍。史威登堡渴望瞭解遠古人類的婚姻,就輪流注視丈夫和妻子,發現他們臉上顯示的仿佛是一個靈,於是說:“你們倆為一。”男子回答說:“我們是一。她的生命在我裏面,我的生命在她裏面。我們是兩個身體,一個靈魂。我們的結合好比胸腔內心與肺的結合。她是我的心,我是她的肺。在這裏,我們以心表示愛,以肺表示智慧。所以她是我智慧的愛,我是她愛的智慧。她的愛在外包裹我的智慧,我的智慧在內滲入她的愛。所以正如你說,我們臉上顯出合一的靈。”史威登堡詢問:“既合而為一,你在妻子之外能注視別的女人嗎?”他回答說:“可以。不過由於妻子已經與我合一,所以我們是一起注視,如此就不會產生任何欲望。因為當我看著別人的妻子,乃是透過我唯一所愛的妻子在看。妻子能察覺我一切的傾向,如同中間體,她能引導我的思想,去除所有不合宜的意念,使我對一切輕浮之事感覺冷淡和恐懼。所以我們不可能色迷迷地注視別人的妻子,正如我們不可能從幽暗的地獄注視天堂的光。故此,我們這裏沒有任何誘惑人的念頭,更沒有這方面的言詞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75

 

 

白銀時代:兩夫妻邀請史威登堡作客。丈夫說:“屬靈的婚姻,即真與善的婚姻,與屬世的婚姻,即男與女的婚姻,存在對應關係。我們研究過對應學,知道教會的真與善只能存在於彼此相愛的一夫一妻身上,因為善與真的結合就是人心裏的聖殿。所以,我們這兒的人都說丈夫是真理,妻子是所屬之善。善不能愛所屬真理之外的真理,反之亦然。否則,構成教會的善與真的婚姻就會解體,成為僅僅肉體上的婚姻。這是淫亂之源,而非教會之本。因此,我們稱一夫一妻的婚姻是神聖的,一夫多妻則為褻瀆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76

 

 

青銅時代:一位智者向史威登堡介紹他們的婚姻情況。他說:“人類最初的先祖在愛情上是至為美滿的,所以他們比任何人更能享受愛情的甜美和力量。如今他們住在東方的天堂,享受最幸福的生活。我們從他們領受了有關婚姻的訓誨,一直留傳至今。我們是他們的後裔。他們把生活的法則傳給我們,如父親教導兒子。其中婚姻方面的法則包括:‘孩子,你若願意敬神愛人,希望成為智者,獲得永恆的快樂,就當接受我們的勸告,在婚姻上一心一意。你們若違背這個法則,屬天的愛與智慧就會離你而去,你就成為無家可歸的人。’我們遵守了這個法則,如同兒子謹記了父親的教誨。我們認識到其中的真理:人若鍾愛自己的配偶,就成為屬天屬靈的人,反之就成為屬肉體屬血氣的人。這等人只愛自己,執著於自己的妄念,沉溺於顛倒夢想。由此因緣,我們這天堂的人都是一夫一妻的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77

 

 

鐵器時代:一位官員接待了史威登堡。他說:“我們不止一個妻子,有的兩三個,有的更多。因為我們喜歡有多種品味,喜歡女人對我們畢恭畢敬,俯首貼耳,如同侍奉皇上。娶多個妻子,我們就能享受這些樂趣。一個妻子就太單調,讓人厭煩,而且顯得男女平等,沒了女人對我們唯唯諾諾、恭恭敬敬的優越感。何為女人呢?女人生來不就是要順服男人意志,服侍伺候男人的嗎?所以這裏的每一個男人在家裏都好像皇帝。這是我們的喜好,也是我們生活的樂趣。”史威登堡問:“如此說來,使二人靈魂一體、心心相印,給人帶來幸福快樂的愛情在哪里呢?這愛是不可分割的,否則必成為一種燃燒的欲望,化作煙雲而散。”他卻回答說: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男人最大的快樂不在於看到女人爭寵嗎?”說了這話,他走進女人的房間,開了兩扇門,立時有一股淫蕩的氣味飄來,如同臭水溝的氣味。產生這種臭味的,是他們混亂的一夫多妻的婚姻。(《愛情與婚姻》78

 

 

半鐵半泥時代:史威登堡隨處進入一些棚屋,看到每座棚屋內都有一男一女,便問那兒的人是否都和唯一的妻子一起生活。他們竟戲笑著說:“什麼?唯一的妻子?為何不問我們是否和唯一的情婦一起生活?妻子不就是情婦嗎?我們的律法禁止我們與多個女人發生關係,然而這種事對我們來說並不丟臉,也不可恥,只要我們不在家裏行事就可以了。我們甚至以此彼此炫耀。這樣,相比娶多個妻子的人,我們能享受更多的特權和快樂。古人允許有多個妻子,我們周圍的整個世界也允許有多個妻子,我們為何就不可以有多個妻子?只有一個女人的生活豈不是一種牢籠嗎?但是我們打破了牢籠,將自己從奴役的狀態釋放了出來。囚犯若有能力獲得自由,誰能憤憤不平呢?”後來,城內幾位所謂的智者說:“愛情與信仰,與神的啟示有何相干?任何人,只要有性能力,不就能做愛嗎?教外的人不照樣能做愛,和教內的一樣嗎?非基督徒不和基督徒一樣嗎?甚至說,不敬畏神的人不和敬畏神的人一樣嗎?做愛的能力難道不是取決於遺傳、健康的身體、有節制的生活甚至氣候嗎?不也能靠藥物刺激和增強嗎?動物,特別是雙宿雙飛的鳥兒,不也能做愛嗎?這樣,愛情不就是肉體的事嗎?肉體的事與人的靈性狀態有何相干?與妻子做愛相比與妓女做愛,有絲毫差別嗎?豈不是同樣的欲望,同樣的快樂?所以說,愛情源於善與真的結合這一論斷是有害無益的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79

 

【注】據聖經但以理書,古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曾夢見一個大像。這像的頭是精金的,胸膛和膀臂是銀的,肚腹和腰是銅的,腿是鐵的,腳是半鐵半泥的。又見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,把腳砸碎,於是金、銀、銅、鐵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,成如夏天禾場上的糠秕,被風吹散,無處可尋。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,充滿天下。(但以理書231-35)史威登堡指出,這像正是象徵古人所說的金、銀、銅、鐵四個時代。後來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把這像打碎,石頭變成一座大山,充滿天下,表示基督將建立新的時代。耶穌曾說他即是那塊石頭。史威登堡指出,隨著教會的新生,愛情與婚姻也將獲得新生。主藉史威登堡所賜下的新啟示,為教會的新生指明了方向。

 

 

 

從黃金時代的合而為一,到鐵器時代的一夫多妻,再到半鐵半泥時代的縱欲淫亂,人類的愛情與婚姻走到了絕境。如今,古人那種幸福美滿的婚姻幾乎是不可企及的奢望。人們甚至懷疑,深相契合的愛情也許只是一個神話。特別是在迷亂的時代,愛情與情欲總逃不過糾纏,純潔與婚姻卻扯不上關係。在史威登堡的一次靈界經歷中,有人表達了如是觀點:“任何一個男人,當他看到一個漂亮的少女或美麗的少婦,豈能保持清淨的念頭,毫無欲望,既欣賞她的美貌,又心如止水,即使條件許可,也不起絲毫貪戀,不求品嘗她的秀色呢?誰能將男人‘本色’如此純化,以致違背天性,卻依然感受愛呢?當對女性的愛慕,由眼睛進入意念,他的視線豈能停在她的臉上,而不隨即移向她的胸部乃至下身呢?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55

 

然史威登堡指出,純潔的愛情的確是存在的,深相契合的愛情也是可以達到的,人並非毫無體驗。當愛情嶄露頭角的時候,當男女初涉愛河的時候,那時的愛情即是純潔的。此時,女孩眼中只有她的白馬王子,男孩眼中只有他的夢中情人。他們無不覺得愛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,無不相信婚姻是純潔而永恆的契約。這是眾所周知的,有過體驗的人不會否認這個事實。此時,若有人對他們說,愛情是純潔的,是最快樂的,他們無不表示認同。但是,當愛情歸於平淡以後,特別是當情欲不斷生起以後,若再有人對他們說,愛情是純潔的,是最快樂的,他們一定會覺得好笑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58)原因在哪?在於真愛嶄露頭角的時候,它推開了一切不純的欲望和念頭。然好景不長,當兩人的心性不能契合,愛情流于平淡時,加之人是在罪孽裏生的,當人秉性中的惡流現出來時,純潔的愛情就被玷污了。惡的表現是自私之欲,自利之念。惡不去除,人所行的一切善均為偽善,無可避免地帶有私欲。從污穢的源頭發不出純淨的水。故此,若想找回純潔而契合的愛情,止惡修善是不二之途。惡不去除,愛情不可能純潔,婚姻也不可能達到完滿。

 

當今時代,人們的婚姻多數是膚淺的,深相契合的愛情十分罕見。當人們渴望愛情的浪漫卻厭煩婚姻的瑣碎,當圍城外的人嚮往圍城內的風景,圍城內的人卻嚮往圍城外的自由,當人們因不瞭解而結婚,因瞭解而分離,當美好的婚姻由視而不見的妻子和充耳不聞的丈夫組成,婚姻的現狀由此顯而易見了。愛情與名利、地位、欲望、虛榮扯上了千絲萬縷的聯繫,難得純粹。這裏面既有自己的欲望,也有現實的困難。很多婚姻只有表面的恩愛,不是基於深相契合的愛情。契約得以維持,端賴許多愛情外的因素。為了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伴,為了孩子能健康成長,為了家內的安寧,為了家外的名聲,為了某些利害關係,人們苦心經營自己的婚姻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283-289

 

這話不是叫人悲觀,也不是否認婚姻當中的恩愛,只是說多數人的婚姻不是基於深相契合的愛。但是縱然不是深相契合的愛,穩定的婚姻關係卻是值得提倡的,因為它對於孩子的成長,對於家庭的穩固,對於社會的次序,是十分重要的。所以,縱然缺乏深相契合的愛,穩定的婚姻是有用且必要的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279)而所謂深相契合的愛,是指心意相通、心心相印的愛。從這種愛,人們能找到最大的幸福和快樂。它是純潔的,是從心靈到身體的愛,不是從身體到心靈的愛,不會對其他異性產生欲望。前面說過,這種愛情確實存在,經歷了愛情的人也品嘗過它的滋味。然而它僅僅是嶄露頭角而已,等到人秉性當中的惡湧現出來,愛情就不再純潔,總有欲望在裏面糾纏。

 

史威登堡提出,隨著教會的新生,愛情與婚姻也將獲得新生——“隨著主的再臨,他要復興古人那種純潔的愛情。因為這純潔的愛情單單來自主,只有那些藉主之道靈性重生的人才能享受如此純潔的愛情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81)為何要將愛情與信仰聯繫起來?因為信仰帶給人崇高而永恆的價值觀,使人們將愛情定位于貞潔與永恆;因為信仰要求人止惡修善,指明不以斷惡為前提的善行非為真善。愛情是真理與美善的結合。人的生活只有提到信仰的高度,以信仰的要求為準則,才能掙脫妄念的束縛,遠離惡欲的污染。所以,史威登堡指出,人不能建立契合的愛情,最內在的因素是信仰。雙方均無信仰,或者持錯誤的信仰,或者雙方持不同的信仰,或者一方有信仰,一方無信仰,這些情況均不能建立契合的愛情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238-243

 

 

鑒於愛情是真理與美善的結合,建立完滿愛情的信仰必須包含以下要點:[1] 承認神的存在,這是信仰的第一要素。不相信神的存在,無從建立永恆的價值觀。[2] 要求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止惡修善是信仰必有的表現。若不斷惡,縱然日行十善,亦非真善。惡不去除,愛情無以純潔。[3] 要求一夫一妻。一夫多妻不可能建立契合的愛情。[4] 相信婚姻是神聖的。若認為兩性關係是污穢的,自然無從建立美滿的婚姻。

 

【注】史威登堡在天堂所見證的契合的愛情主要是基督教的特徵,一來他所訪問的基本上是基督教的天堂,二來愛情的性質是由信仰的性質決定的。伊斯蘭教允許一夫多妻。史威登堡得知,伊斯蘭教的天堂分為一高一低兩層。能拋棄一夫多妻,與唯一的妻子建立契合愛情的住在高層天。佛教著眼於明心見性,追求超越男女之別,達到定慧等持、無欲無求的境地,大體上持否定愛情的態度。立足點之高令人欽佩,也令凡人望而生畏。煩惱習氣太重的人遽然選擇禁欲,恐怕有適得其反之險。基督教走的是順應男女之別、男女之欲的路子,由信仰純化愛情,以愛情圓滿人性。至於基督教會何以需要新生,請參看後面《正信的基督教》一章。伴隨著信仰的新生,愛情與婚姻也將獲得新生。

 

 

愛與智慧的交融(附靈界見聞)

 

[1] 一次,我正默想愛情,望見遠方有兩個孩子。他們光著身子,提著籃子,周圍飛舞著鴿子。稍近以後,看起來還是孩子,光著身子,不過身上佩有漂亮的花環,頭上戴著花冠,胸前掛著紫藍色百合和玫瑰所編成的花環,從肩直垂到腰。另有一個環圈著他們兩個,這環由葉子編成,中間點綴著橄欖。再近以後,原來他們不是孩子,也非光著身子,卻是花樣年華的青年,穿著光亮的絲織外袍和內袍,絢麗的花朵點綴其中。他們走近我的時候,一股春天的氣息攜帶芬芳的香味從天堂撲面而來,正如初春時節花園和田野生機盎然的味道。他們是天堂的一對夫妻,前來和我說話。我正思索所看到的景象,他們問我看見了什麼。

 

 

 

[2] 我就述說他們如何在遠方仿佛光著身子的孩子,稍近以後仿佛戴著花環,直到跟前才發現他們是穿著彩衣的青年,且有一股春天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人心曠神怡。他們愉快地笑了笑,說他們在自己看來並非孩子,也非光著身子,亦非戴著花環,而始終是眼前的模樣。在遠處仿佛光著身子的孩子,乃象徵他們天真無邪的愛情,花環象徵愛的快樂,外袍和內袍上編織的花朵也象徵愛的快樂。“至於你說當我們靠近的時候,一股春天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人心曠神怡,好像花園的味道,就讓我們告訴你原因。

 

 

 

[3] “我們成為夫妻已歷經多個時代,始終保持花樣年華,正如你現在看到的一樣。我們新婚燕爾時的狀態和其他才子佳人成親時的狀態相似。當時,我們以為這是人生所能經歷的最為美妙的狀態。然而同天堂的人告訴我們,這種狀態是熱與光尚未調和的狀態,婚後隨著丈夫的智慧和妻子對丈夫智慧的愛慕與日俱增,熱與光就逐漸調和。而丈夫的智慧和妻子對丈夫智慧的愛慕,是隨著二人在團體中互相配合,奉獻各自力用時不斷增長的。隨著熱與光,或說智慧與愛的不斷調和,妙樂也油然而生。

 

 

 

[4] “當我們靠近時,一股春天的氣息撲面而來,因為在我們天堂,愛情和這種春天般的溫暖是形影相隨的。對我們來說,熱是愛,與熱結合的光是智慧,用則如同包容熱與光的大氣。光與熱豈能沒有盛載的大氣?照樣,愛與智慧豈能不表現為用?不表現為用,就沒有愛與智慧的結合,因為缺乏兩者存在的實際。在天堂,哪里有這種春天般的溫暖,哪里就有真正的愛情。因為只有在熱與光均衡調和的地方,才有這種春天般的溫暖,反之亦然。所以我們說,正如光以與熱結合為樂,熱以與光結合為樂,照樣愛以與智慧結合為樂,智慧以與愛結合為樂。

 

【注】在史威登堡的哲學中,愛(love),智(wisdom),用(use),是非常重要的一組概念。愛是目的(purpose),智是途徑(means),用是結果(result)。因為有愛,所以願意奉獻力用;因為有智,所以懂得如何奉獻力用。

 

 

 

[5] “在我們天堂,始終陽光普照,沒有日落,更沒有黑夜,因為我們的太陽不像你們的太陽東升西落,而始終處在頭頂和地面之間,照你們的說法,就是處在四十五度的位置。所以,我們的太陽發出均衡的光與熱,造成永恆的春天;愛慧均衡的人永遠處於春天的狀態。我們的主,通過熱與光的永恆結合,所生髮的無非是用。因為這個緣故,你們地球上的植物在春天發芽,鳥類和動物在春天交配。因為春天的溫暖開啟它們的內在直到所謂的靈魂深處,激發它們結合的本能,使它們生產的欲望通過產生作用(此用乃是繁殖後代)而獲得快樂。

 

 

 

[6] “至於人類,主恒常不斷地向他們發出春天般的溫暖,使他們在任何時候,即使嚴寒的冬天,也能享受結合的快樂。因為男人被創造為光的容器,也就是智慧的容器;女人被創造為熱的容器,也就是愛的容器。光和熱都從主而來。因為這個緣故,當我們靠近的時候,一股春天的氣息帶著花園和田野的芳香撲面而來。”

 

 

 

[7] 說了這話,天使向我伸出右手,領我到他們的天堂,拜訪同樣處於花樣年華的一對對佳偶。他告訴我,這些看似妙齡少女的婦人,在世時曾是滿臉皺紋的老嫗;正當壯年的丈夫,曾是滿臉滄桑的老翁。主使他們回到花樣年華,因為他們相親相愛,為信仰的緣故厭離一切淫事,視如極惡。天使還說,只有捨棄可怕淫欲的人,才能品嘗愛情的無上妙樂。而只有從主獲得智慧的人,才能捨棄淫欲。只有因為愛而盡一己力用的人,才能從主獲得智慧。另外,我還參觀了他們房內的裝飾,乃是照屬天的樣式,閃耀著金色的光芒,仿佛鑲嵌著紅寶石。(故事譯自《愛情與婚姻》137

 

 

 

史威登堡提出,要建立契合的愛情,成就美好的姻緣,就當拋開愛情外的因素,用心尋找契合的物件。下面是發展健康的愛情所當遵循的原則:[1] 應由男孩選擇當追求的女孩,非由女孩選擇當追求的男孩。[2] 應由男孩向女孩求愛求婚,非由女孩向男孩求愛求婚。[3] 女孩當請教父母或監護人的意見,然後自己決定是否同意求婚。[4] 女孩若同意求婚,男方當向女方贈送彩禮。[5] 當舉行正式的訂婚儀式以確立婚約。[6] 通過正式的訂婚儀式,男孩與女孩的心彼此交屬,身體親近之前先建立了心的親近。[7] 訂婚期間,雙方不當有肌膚之親。[8] 訂婚期結束以後,當舉行正式的婚禮。[9] 舉行婚禮之前,婚姻的契約當在見證人面前得到確立。[10] 婚禮當有牧師祝聖。[11] 婚禮之後,心的親近同時也成了身體的親近。[12] 愛情的發展若操之過急,不遵循當有的次序,必為情欲所染汙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296-312

 

前三條是基於男女理性與感性之別,後九條是為了保證婚姻的神聖和貞潔,保證愛情按正常的次序良性發展,非為通用的禮數,而是當有的原則。古人講究這些禮數,實在出於他們的良苦用心。現代人追求所謂的戀愛自由、婚姻自由、性愛自由,矯枉過正,過猶不及,愛情早早為情欲所染汙,所以婚姻才那麼脆弱。

 

上面是婚前所當遵循的原則,至於婚後,夫妻雙方更當盡心盡力,以磨成契合的愛情。前面說過,“人要離開父母,與妻子連合,二人成為一體”,乃表示人當舍己,將配偶放在首位,時時注意將愛從自己轉向配偶。耶穌說:“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舍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。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,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。”(馬太福音1624-25)舍己無異於背起他的十字架,是需要經歷一番痛苦的。人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私欲和成見。若能捨棄狹隘的我,必能得著崇高的我。舍不下小我,便得不著大我。夫妻若能捨棄自我,盡心盡力愛自己的配偶,愛情自能漸漸融合,婚姻自然日趨美滿。這是從夫妻二人的角度來說的。在兩人世界之外,也就是在社會當中,雙方也有當盡的義務和責任,以幫助建立美滿的愛情。

 

在一次靈界經歷中,史威登堡看到三個新到靈界的人被提到天堂,親眼目睹了歎為觀止的景致,其中包括女子無以言喻的秀美。下天堂以後,他們在精靈界述說了他們的經歷,就女子美的根源表達了各自的觀點。第一位認為美的根源是愛。“人越有愛,就越可愛,越美麗,世人無不認同這個事實。不過男性的愛是一回事,女性的愛是另一回事。男性的愛是渴慕增長智慧,女性的愛是仰慕男性渴求智慧的願望。所以,男子有多渴慕增長智慧,在女子眼中就顯得多可愛多俊俏。女子有多仰慕男子的智慧,在男子眼中就顯得多可愛多美麗。當兩人的愛相遇相親,兩人的美也相得益彰。我由此推斷,愛創造了美麗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382

 

第二位不大認同美的根源是愛,因為愛這東西看不見,說不清,道不明。“我主張智慧是美的根源。女性的智慧深藏不露,男性的智慧顯而易見。使人成為人的豈不是智慧嗎?若無智慧,人就如同雕像或油畫一般。淑女所注意的,豈不是男子是否有智慧嗎?君子所注意的,豈不是女子是否懂得欣賞他的智慧嗎?我所說的智慧意指真正的美德,因為美德乃是生活的智慧。所以,當淑女隱藏的智慧靠近並擁抱君子可見的智慧,兩人的智慧就互相親吻,連為一體。這就是愛了。一言以蔽之,智慧如同火的光輝,衝擊人的眼睛,創造出美的效果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383

 

第三位認為美的根源是愛與智慧的結合。“美的根源不單單是愛,也不單單是智慧,而是愛與智慧的結合。在君子身上,愛與他的智慧結合;在淑女身上,智慧與她的愛結合。因為淑女所愛慕的不是自己的智慧,而是君子的智慧。有智慧的男子在女子眼中顯得英俊,懂得欣賞其智慧的女子在男子眼中顯得美麗。所以,愛通過智慧創造美麗,智慧從愛承受美麗。這個事實在天堂顯而易見。我仔細觀察了姑娘和婦人的美,發現姑娘的美是一種類型,婦人的美是另一種類型。前者是閃光的美,後者是輝煌的美,兩者的差別猶如閃亮的鑽石和火紅的紅寶石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384

 

美的根源是愛與智慧的結合,幸福快樂也不外如此——“隨著熱與光,或說智慧與愛的不斷調和,妙樂也油然而生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1373)女偏愛,男偏智慧,愛情的作用就是將女性的愛和男性的智慧交融起來,將女性的陰柔與男性的陽剛揉合起來。所以,愛情是一條增長愛與智慧,使人性達到圓滿的途徑。在愛與智慧之外,還有第三個元素存在,那就是用。“愛與智慧豈能不表現為用?不表現為用,就沒有愛與智慧的結合,因為缺乏兩者存在的實際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1374)人若有愛,必有奉獻的願望,利人的願望。人若有智慧,必知道如何更好地為人服務,使人獲得利益。奉獻自己,服務他人,便是用的表現。因為有愛,他樂意奉獻;因為有智慧,他知道當如何奉獻。在奉獻的過程中,在人獲得利益的時候,他得到最大的快樂。愛與智慧在實際效用中得到體現。“有三樣東西一同從主流入我們靈魂,就是愛、智、用。愛與智本身只存在於人的思想和情感當中,但是當它們表現為有用的服事,就存在於實際當中,藉身體的行動獲得了體現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163

 

在兩人世界裏,夫妻皆當放下私欲,捨棄自我,彼此磨合,這是從反面的角度來說的,也就是從止惡的角度來說的。在兩人世界之外,夫妻皆當從事有用的工作和事業。這是從正面的角度來說的,也就是從修善的角度來說的。“人之受造,為要奉獻各自的力用,因為有用的服事是承載良善與真理的容器,而良善與真理的結合乃是造化和愛情的起源。工作和事業代表任何奉獻自己力用的嘗試。當人專注于某項工作、事業或有用的活動,他的心智被緊緊圈守起來,在防護中逐漸發展圓滿的人性。在這有利的條件下,他冷靜觀看外面各種污穢的欲望,憑著健全的理性,他推開情欲的勾引,驅逐隨淫欲而生的邪念。因為這個緣故,純潔的愛情在此人身上能發展得更好,維持得更長久。那些懶懶散散、無所事事的人就截然相反了。他們的心智沒有被圈守起來,反而赤裸裸地敞開,任憑各種愚蠢無知的念頭從滾滾紅塵和自身情欲湧進來,聽受它的勾引。顯然,純潔的愛情由此被掃地出門了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249

 

世人普遍從事某項工作或事業,在社會上盡了一定的義務和責任,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做出了一定的貢獻。如何判斷一個人的工作或事業確是真愛與智慧的表達,于建立契合的愛情有益呢?“人如何知道他所從事的有用的服事是出於私欲還是出於仁愛呢?無論善惡,當人從事某項有用的服事,必然是出於愛或欲的推動。假想世間有一個純由魔鬼組成的團體,另有一個純由天使組成的團體。魔鬼出於私欲,為著自己的榮耀,必會作出如天使一樣多的服事。既是如此,誰能判斷這些服事究竟是出於私欲還是出於仁愛呢?對此,兩位天使回答說:‘魔鬼從事有用的服事是為了自己的名聲和利益,為要博取更高的地位,收穫更多的財富。天使卻不是因為私欲,而僅僅因為樂意服事而服事。凡人無法將兩者區分開來,但主知道其中的差別。凡信主、斷惡之人是靠主從事有用的服事,凡不信主、不斷惡之人是為了自己從事有用的服事。這是魔鬼與天使所作服事的差別。’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2664-5

 

天使說,當他們新婚燕爾時,曾以為那是人生所能經歷的最美妙的狀態。過來人卻告訴他們,那是智慧與愛尚未調和的狀態,以後隨著智慧與愛的不斷調和,生活自當更加快樂精彩。愛與智慧的調和,一方面在於夫妻彼此相愛,捨棄自我,一方面在於從事有用的工作和事業,以愛和智慧發揮自己的作用。所以天使說,愛與智慧的調和是隨著夫妻二人在團體中互相配合,奉獻各自力用時不斷增長的。愛情的路才剛剛開始,更為美妙的時光還在後頭。有志者勉之,勉之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celam 的頭像
gracelam

Spica之家

gracel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