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權所有 史威登堡讀書會
http://www.swedenborgians.org/

 

 

天長地久有沒有(附靈界見聞)

[1] 一次,我遇見三個新到靈界的人,正四處觀察詢問。他們看到自己依然活著,和從前一樣,又看到一樣的事物,甚為驚訝。他們知道自己已離開塵世,原以為要等到最後審判之日,靈魂與屍骨複合時才能復活。為了消除疑惑,他們輪流觸摸、檢查自己和同伴的身體,又觸摸身邊的物體,千方百計證明自己確實活著,和從前一樣。唯一不同的是,現在眼前的光更加明亮,物體也顯得更有光彩,能看得更加清楚了。

 

 

 

[2] 爾時,恰好有兩位天使靈遇見他們,就問他們從哪里來。“我們剛剛離開塵世,到了這裏。所以,我們從一個世界到了另一個世界。現在,我們正納悶呢!”他們如此回答,於是向天使靈詢問天堂的事。三位當中有兩位是年輕人,對異性的欲望從他們眼中流現出來。天使靈便問:“你們大概是看見婦人了吧?”他們說是的。(注:“天使靈”指尚在精靈界,但已做好預備,即將進入天堂成為天使的靈。)

 

他們既希望瞭解天堂,天使靈便告訴他們:“天堂的一切壯麗輝煌,是肉眼未曾見過的。有青年男女住在那裏,女子皆漂亮至極,簡直是美的化身,男子皆優雅至極,簡直是美德的化身。女子的美貌和男子的優雅互相呼應,相得益彰。”

 

兩個年輕人問天堂的人和塵世的人是否一個模樣。天使靈說:“是一個模樣,男子沒缺少什麼,女子也沒丟失什麼。一言以蔽之,男子還是男子,女子還是女子,正是生而為人的完整形像。要不你私下檢查一下,看自己是否缺少了什麼,是否和從前一樣。”

 

 

 

[3] “我們從前聽說,天堂沒有婚姻,因為他們是天使。要是這樣,他們有沒有男女之情呢?”新人問道。

 

“你所想的男女之情在天堂不可能存在。天使對異性的愛是純潔的,不受情欲的引誘。”天使靈回答說。

 

“情愛若能免於引誘,還算什麼情愛呢?”他們試著想像如斯情愛,哀聲歎氣地說:“哎,天堂何其枯燥!年輕人對天堂還有什麼指望呢?這種情愛豈不枯燥乏味嗎?”

 

天使靈笑了笑,說:“天使對異性的愛,充滿最深切的快樂,從心靈到胸膛都得到最愉悅的釋放,心與肺仿佛在胸膛戲玩,呼吸、聲音、言語由此流露,使得男子與女子的交往充滿無上妙樂,並且是純潔的。

 

 

 

[4] “凡升入天堂的新人都要經過檢查,看他們是否純潔。他們被帶到女子面前——她們是美的化身,女子能通過他們的聲音、言語、表情、眼神、姿態和散發的氣息,判斷他們對異性的愛是否純潔。如若不潔,她們就會避開,對同伴說她們看見了好色之徒。男子的樣貌也會改變,在天使眼中顯為毛狀,腳像牛犢或豹的腳。他們就被打發走,免得他們的欲望染汙天堂的環境。”

 

聽到這些話,新人說:“這樣說來,天堂沒有男女之情了。純潔的男女之情豈不了無生趣嗎?男女的交往豈不枯燥乏味嗎?我們可不是木頭,而是有真情實感的!”

 

 

 

[5] 聽到這些話,天使靈憤慨地說:“你們根本不知何為純潔的愛,因為你們心不純潔。純潔的愛是從心靈到胸膛的快樂,與肉體無關。無論男女,天使都是純潔的,不會讓愛情超出界線。在界線以內,翩翩君子與窈窕淑女從純潔的愛找到快樂,乃是一種深沉、飽滿、無以言喻的快樂。天使的愛之所以純潔,因為他們都鍾愛一位異性,兩相契合。對其他異性,他們不可能產生欲望。真正的愛情是純潔的,與情欲毫不相干,是與一位異性融合,與其他異性無關。因為兩相契合的愛是從心靈到身體的愛,而非從身體到心靈的愛。”

 

 

 

[6] 聽到這些話,兩位新人興高采烈地說:“這樣說來,天堂還是有男女之情了!再說說兩相契合的愛吧!”

 

天使靈回答說:“你只要反思一下,不難發現你所想的是婚姻之外的男歡女愛。兩相契合的愛與之截然不同,有如麥糠之別,甚至說人獸之別。就此問問天堂的女子,她們必回答說:‘你說的是什麼話?何以如此刺耳?愛情豈能不鐘於一位異性?’再問問什麼是兩相契合的愛,她們必告訴你,兩相契合的愛不是對異性的泛愛,而是對一位異性的鍾愛。當男子看到主所預備的女子,女子看到主所預備的男子,彼此傾慕,直覺對方正是自己的另一半。此時愛表現為戀慕,使他們有似曾相識之感,立時產生從靈魂到精神再到心跳的共鳴。等到婚後身體交融,愛情得到完滿的表達,兩人的交屬感與日俱增,直至合二如一。

 

 

 

[7] “她們還會鄭重地告訴你,她們不知兩性之間有其他愛存在。她們會說:‘若非彼此鍾情,渴望永遠融合,怎稱得上愛情?’”

 

天使靈還說:“在天堂,天使不知何為濫交,甚至不知有它存在。若產生不潔的愛,他們渾身變得冰冷。反之,因為純潔的愛,他們全身變得溫暖。看到蕩婦,他們渾身乏力;看到妻子,他們精神煥發。”

 

 

 

[8] 聽到這些話,三位新人便問:“天堂的夫妻是否和地上的夫妻一樣有肌膚之親呢?”

 

天使靈知道他們想問什麼,便回答說:“是一樣的,但幸福快樂得多。因為天使的感受和知覺比人敏銳細膩得多。再說,愛情若非出於內在的本能,又有何活力可言呢?這能力若喪失了,愛情不就消退冷卻了嗎?這能力不正是愛情的度量、進展和基礎,並起始、延續和實現嗎?初始元素在終極元素的基礎上得以存在和維持,這是一個宇宙性的規律。愛情也是如此。不得到實際的表達,愛情便沒有快樂可言了。”

 

【注】這段話的意思是,人既有男女兩性的分別,且呈現互補關係,那麼男女結合便是一種內在的本能。此本能伴隨著愛情的起始、延續並最終的實現。這裏所說的宇宙性規律,是指目的(purpose)、途徑(means)、結果(result)三者的縱向關係。愛情渴望得到表達,這是目的;尋求表達,這是途徑;得到表達,這是結果。愛情只有在行為上得到實際的表達,才是得到了完滿的實現,肌膚之親是其中一個方面。

 

 

 

[9] 新人便問,天使因肌膚之親是否會有孩子,如果沒有,那歡娛又有何用處?天使靈說沒有,但有靈性的生殖。新人問何為靈性的生殖。天使靈告訴他們:“通過肌膚之親,夫妻在美善與真理的結合上更加緊密,美善與真理的結合亦即愛與智慧的結合,愛與智慧的結合便是肌膚之親的靈性生殖。因為在天堂,丈夫是智慧的形體,妻子是愛(對丈夫智慧的愛)的形體,加之天使是靈性的,其生殖必然也是靈性的。因為這個緣故,天使在歡娛之後依然是快樂的,不像世人會變得失落。因為他們能持續不斷地獲得能力,從而精神煥發,神采飛揚。所有進入天堂的人都能回到青春年華,精力充沛,直到永遠。”

 

 

 

[10] 聽到這些話,三位新人問道:“聖經不是說天堂沒有婚姻,因為他們是天使嗎?”

 

“舉目望天,你們將得到答案。” 天使回答說。

 

“為何要舉目望天呢?”新人問。

 

“因為我們從天上獲得對聖言的所有解釋。聖言內在是屬靈的,天使既是靈性的,必照聖言的靈義解釋。”天使靈回答說。

 

經過一段時間,天堂在頭頂打開了。他們看到兩位天使,聽到他們說:“天堂也有婚姻,和地上一樣,但只有將美善與真理結合起來的人才能進入天堂,成為天使。因此,聖言所指的是靈性的婚姻,即美善與真相的結合。此結合必須在地上完成,而不是死後,因此不是在天堂。所以主說到五個愚拙的童女,雖然他們也受邀參加婚宴,但不得進入,因為他們沒有完成美善與真理的結合,只預備燈,沒預備油。油表示美善,燈表示真理。進入婚姻就是進入天堂。”

 

三位新人很高興聽到這樣的解釋,都滿心希望進入天堂,享受天堂的婚姻。他們說:“我們要過道德、體面、正當的生活,好讓我們也進入天堂。”(故事譯自《愛情與婚姻》44

 

耶穌時代,以色列撒都該派不信有死後生命存在。一天,他們來問耶穌說:“夫子,摩西說,人若死了,沒有孩子,他兄弟當娶他的妻,為哥哥生子立後。從前在我們這裏,有弟兄七人。第一個娶了妻,死了,沒有孩子,撇下妻子給兄弟。第二第三直到第七個,都是如此。末後,婦人也死了。這樣,當復活的時候,他是七個人中那一個的妻子呢?因為他們都娶過他。”耶穌回答說:“你們錯了,因為不明白聖經,也不曉得神的大能。當復活的時候,人也不娶也不嫁,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。論到死人復活,神在經上向你們所說的,你們沒有念過嗎?他說,我是亞伯拉罕的神、以撒的神、雅各的神。神不是死人的神,乃是活人的神。”(馬太福音2223-32

 

“主的話說明兩件事。其一,人死後依然活著;其二,天堂沒有婚姻。這裏所說的婚姻只可能是靈性的婚姻,所謂靈性的婚姻,乃指與主相連。這必須在地上完成。在地上完成,即是在天上完成。從下列經文可知,婚姻表示與主相連,參加婚筵表示為主接入天堂:[1] “天國好比一個王,為他兒子擺設娶親的筵席,就打發僕人去請那些被召的人來赴席。”(馬太福音222-3[2] “天國好比十個童女,拿著燈,出去迎接新郎。”(馬太福音251)(《愛情與婚姻》41

 

對於婚姻,耶穌並未給予正面的回答,因為他們根本不信。相反,他口中的婚姻常指靈性的婚姻,指真理與良善的結合。“當復活的時候,人不娶也不嫁”,是就靈性的實相來說的,表示人應當在地上完成真理與良善、理性與意志的結合。

 

對於夫妻進入靈界以後的情況,由於前面已對人死後的狀態和階段有過剖析,此處只作一個簡單的描述。“人死後將經歷兩種狀態,一外在態,一內在態。人首先進入外在態,然後進入內在態。外在態期間,若夫妻雙方都已離開塵世,他們就會在靈界重逢。在塵世若是一起生活,在靈界也會一起生活。此間,他們尚不瞭解對方的真情實感,因為被隱藏起來了。等到他們進入內在態,真情實感便顯明出來。兩人的感情若是融洽的,他們就繼續一起生活。反之,他們就會了斷情緣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47)有的是丈夫主動離開,有的是妻子主動離開,有的是雙方皆主動離開。史威登堡指出,多數夫妻之所以在靈界分離,乃因為世間的婚姻很少是基於深情真愛。很多因素影響人的感情,包括財富、名望、地位、虛榮、相貌等等。因為這個緣故,世間的婚姻多數是膚淺的。只有心意相通心心相印的婚姻,才是真正的婚姻。在世間享有真愛的夫妻,當進入天堂以後,婚姻自然更加融洽而美滿。對於夫妻分離而進入天堂的人,會在天堂遇見合適的配偶,然後共同生活,直到永遠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49-50

 

 

 

問世間情為何物(附靈界見聞)

 

[1] 一次,我正散步。在心緒極為喜悅安詳的狀態中,我看到遠處有一個小樹林,林間有一條小道,通往一座小殿;男男女女正步入其中。在靈裏,我亦舉步前往,在路口遇見一個守衛,便問我能否通過。他目不轉睛地凝視我。我問這是何故。他說:“不難看出,喜悅和安詳的氣質從你的表情流露出來。我凝視你,為要洞察你的喜悅是否屬於愛的喜悅。在這條小道的盡頭有一座小花園,園中有一座房子,一對新人正在那兒舉行婚禮。許多朋友今日要來,為他們祝福。我不知道誰是今天的貴賓,他們只是叫我根據表情去分辨。誰的臉上洋溢著愛的喜悅,誰就允許進入,否則不然。”

 

凡天使皆能透過人的表情辨別他內心的喜悅。由於我正默想愛情,愛的喜悅自然從我臉上流現出來。思想的火花不僅讓我的眼睛炯炯有神,也使我的臉龐光彩照人。守衛便說我可以進去。

 

 

 

[2] 林間小道的兩側長滿了果樹,樹枝交搭成蔭,連成兩堵樹牆。我穿過林蔭小道,進入小花園。園中的灌木和花叢散發出沁人心脾的芳香。灌木和花叢都是成雙成對的。據說,凡是正在舉行婚禮或新近舉行過婚禮的地方,房子的周圍都會顯現這種樣式的花園。因為這個緣故,它們都被為“婚禮園”。

 

我進入房子,看到當天的新人手拉著手,面對面說著情話。從他們臉上,我看到一幅愛的圖畫;從他們的聲音,我聽到愛的共鳴。我與來客一道為他們祝福,祝願他們幸福快樂。

 

然後我出到婚禮園,看到右手邊有一群青年,屋內的人也向他們湊過來。因為他們正討論愛情,這主題暗暗地吸引了眾人的心,以致屋內的人都簇擁而來。群中有一位智者正在講論,我聽到的主要內容如下:

 

 

 

[3] “主的聖命是無微不至的,對於天堂的婚姻,自然也是無微不至的。因為天堂所有的福氣都源於愛情的快樂,恰如甘甜的泉水從泉源湧出。由此緣故,主安排一對對佳偶出生,長大成人,逐步為婚姻做好準備。在此過程中,他們自身往往毫不知情。到了適婚年齡,他們‘偶遇’了,四目相對時,皆‘本能’地意識到彼此是一對,心中各自暗語:‘他(她)是我的另一半。’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這種意識越發強烈,於是他們彼此表白,情定終生。我說仿佛出於‘偶然’、‘本能’,其實是指主的安排。因為當人們不知道是主的安排,就以為是出於偶然或本能。”

 

至於主安排一對對佳偶出生,長大成人,逐步為婚姻做好準備,他們自身毫不知情,智者說這可以從他們的夫妻相得到證明。再者,他們能心心相印,始終心意相通,這也是證明。若非主的預見和安排,這些事就不可能在天堂發生。

 

 

 

[4] 智者說了這些話,在場的人鼓掌表示認同。他接著說:“無論男女,他身上的一切細微處皆有成雙成對的元素。不過男性的元素和女性的元素並不相同,而是呈彼此配合、相輔相成的關係。每個人都有意志和理性兩個方面,兩者彼此配合,在身與心的至微處一同發揮作用。由此可見,在每一個組成部分,甚至最小的部分,都有‘合一’的元素存在。這從身體的構造顯而易見。比方說,我們都有兩隻眼睛,兩隻耳朵,兩個鼻孔,兩片臉頰,兩片嘴唇,兩個胳膊,兩隻手,兩條腿,兩隻腳。在體內,我們有左右大腦,左右心房,左右肺葉,左右腎臟,左右睾丸。若非成雙成對,也是一分為二。如此一而二,二而一。因為其一與意志相連,其一與理性相連。兩者奇妙地配合,宛如一體。所以兩隻眼睛,一個視覺;兩隻耳朵,一個聽覺;兩個鼻孔,一個嗅覺;兩片嘴唇,一個聲音;兩隻手,一個動作;兩隻腳,一個步伐;兩個大腦,一個心智;兩個心房,一個血液迴圈;兩片肺葉,一個呼吸系統,等等。至於夫妻,男性的元素和女性的元素藉由愛構成一個完整的人性。”

 

 

 

[5] 正說這話的時候,右邊的天空忽然有紅光閃現,左邊的天空有白光閃現。輕柔的紅光和白光透過我們的眼睛進入思維,使我們得到啟發。閃電之後,有低沉的雷聲從天堂傳來,漸近漸強。看到閃電,聽到雷聲,智者說:“這些信號表示我可以繼續就剛才的話講論。右邊的部分象徵其善,左邊的部分象徵其理。因為善與理在人的全身及每個細微處緊密相連,其中善關乎意志,理關乎理性,兩者融合為一。因為這個緣故,在天堂,右眼象徵視覺善的一面,左眼象徵視覺理的一面;右耳象徵聽覺善的一面,左耳象徵聽覺理的一面。同理,右手象徵力量善的一面,左手象徵力量理的一面,以此類推。鑒於左與右的這種象徵意義,當主說:‘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,就剜出來丟掉……若是右手叫你跌倒,就砍下來丟掉。’他的意思是說,若某樣善變成了惡,就應該將此惡丟棄。因同樣的緣故,他吩咐門徒往船的右邊撒網。門徒聽從吩咐,就捕到整網的魚。藉此事,主告訴門徒當指教人們行善,如此就可以贏得很多人的心。”

 

 

 

[6] 說完這話,兩道閃電再度出現,比先前的更加柔和。左邊的閃電憑藉右邊火紅的閃電發出白光。看到這景象,智者說:“這是從天上來的信號,證明我剛才所言非虛。因為在天堂,火紅象徵美善,潔白象徵真理。我們看到左邊的閃電憑藉右邊火紅的閃電發出白光,這表示光的白色或者說光本身,無非是火的光輝。”

 

兩道光的閃現和剛才的講演讓在場的人歡喜踴躍,心裏充滿了美善和真理。講演結束以後,眾人歡歡喜喜地回家了。(故事譯自《愛情與婚姻》316

 

“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有美人兮,見之不忘,一日不見兮,思之如狂。”天不老,情難絕。心似雙絲網,中有千千結。”明月樓高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。”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相思相見知何日?此時此夜難為情。”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”嗟餘隻影系人間,如何同生不同死?”在天願作比翼鳥,在地願為連理枝。”句句膾炙人口,句句道出了人的心聲。真是“問世間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”

 

史威登堡提出,神有兩大屬性——愛與智慧。相應地,神賦予人兩大本能,即理性與意志。前者包括領悟、思考、推理、想像等等,後者包括喜愛、嗜好、感受、意願等等。前者是承受愛的容器,後者是承受智慧的容器。神的愛與智慧本是一體,當人接收神的愛與智慧有所偏重,便有了男女之別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92)換言之,男女之別即理性與感性之別。男人更富於智慧,偏向理性;女人更富於愛,偏向感性。心性之別繼而反映在身體上。整體說來,男人無論在體格、面孔、聲音上都比較粗獷,女人在這些方面則比較柔嫩。心性之別又進而反映到生活、工作、言語、行為的方方面面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33)正因為男女之間存在這種先天的分別和互補關係,所以男人和女人均會本能地感到異性的吸引,在感覺上表現為愛慕,在思想上表現為想念,在身體上表現為親近的渴望。“愛情無非是尋求結合的渴望和努力,因為從創世以來,男性和女性是可以合二為一的。當他們連成一體,二人便成為一個整體。否則,他們依然是兩個分開的個體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37

 

在前面那個靈界見聞中,兩個年輕人一方面懷有對異性的欲望,一方面聽說天堂沒有婚姻,因而感到困惑。起先,當他們聽說天使只有純潔的愛,以為這意味著天堂不再有愛情時,他們極度失落。後來,當他們聽說天堂依然有男女之情,依然享受幸福的婚姻時,又興高采烈起來。千百年來,基督教僅從文字解讀耶穌的話,以為天堂不再有婚姻,這同樣是犯了本末倒置的錯誤。男女之別首先是心性上的分別,然後才有相應的身體上的分別。以為男女之別只是塵身上的分別,當人脫去塵身進入靈界以後,便不再有男女之相,不再有對異性的愛慕,這種觀念同人死後靈魂必須與塵身複合才能再生的觀念一樣,是只見表相,不見本質,本末倒置。

 

據聖經創世記,神用男人的一根肋骨做成一個女人,這表示男人和女人本為一體,可以合為一個完整的人。經上說:“耶和華神使他沉睡,他就睡了,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,又把肉合起來。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,領她到那人跟前。那人說:‘這是我骨中的骨,肉中的肉,可以稱她為女人,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。’因此,人要離開父母,與妻子連合,二人成為一體。”(創世記221-24)史威登堡解釋,從某個角度而言,這故事講述了女子成為妻子、夫妻連為一體的過程。女人生來是感性的化身,而男人是理性的化身。出於感性與理性之別,妻子與丈夫連合的渴望從無間斷,無時無刻不注意丈夫對他的感情,而丈夫與妻子連合的渴望卻時斷時續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160)男人與女人的這種差別乃是眾所周知的。

 

另外,作為感性的化身,女人具有天生的直覺。這也是眾所周知的。在一次靈界經歷中,史威登堡拜訪了天堂的三對夫妻。關於男女之別,當中一位妻子說道:“你們男子喜歡淩駕於我們女子之上,自以為有智慧。我們女子卻不自高,不自誇,雖然我們的智慧其實勝過你們男子,因為我們能穿透從而捕捉到、察覺到、感受到你們的欲望和情感。你們自己卻一無所知,雖然你們一切的思想和智慧都發於和基於這些欲望和情感。我們作妻子的卻十分瞭解丈夫,從他們的神情和聲音能讀出和聽出他們的欲望和情感,撫摸他們的胸膛、手臂、臉頰時也能感受得到。只是為了你們幸福,也是為了我們幸福,我們裝作一無所知,同時巧妙地調節丈夫的欲望、興趣和意向,或允許,或容忍,如有可能,就加以扭轉,但從不強迫。”(《愛情與婚姻》208)且說女性具有這種本能,乃是神的美意,為要使男子經由他們妻子獲得幸福,二人成為一體。

 

出於愛,憑藉天生的直覺,為了獲得永遠的幸福,妻子無時無刻不注意和感受丈夫的思想和欲望。這是一個吸收丈夫的理性元素,人性不斷成長的過程。隨著這個過程的深化,妻子變得越來越有女人味,越來越善良、賢淑,也越來越具有男性的智慧。女人由是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妻子,丈夫的形像逐漸在她裏面成形。創世記說女人是從男人創造的,即表示這個意思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193

 

【注】史威登堡得知,對於相親相愛的夫妻,交歡時丈夫的精液進入妻子體內也有助夫妻兩性的融合,因為丈夫的精液中含有他靈魂的形像和他男性的智慧。女人從男人所造,這也是其中一個方面。當然,這事必須以真愛為基礎,否則無有裨益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172)也不是教人縱欲,縱欲傷身,何益之有?

 

妻子從女人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妻子,這個過程作丈夫的往往一無所知。就是說,妻子能察覺他的思想和欲望,假裝一無所知,同時巧妙地加以引導,以求兩人更為融洽,在此過程中,妻子的心性隨著丈夫愛的回應不斷變化,所有這一切,作丈夫的幾乎渾然無知,因為他們缺乏妻子的那種直覺。創世記說神使男人沉睡,然後取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,即表示這個意思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194

 

但是我們要知道,妻子從女人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妻子,是隨同丈夫從男人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丈夫一起實現的。換言之,妻子的女人味是隨著丈夫的男子氣一同成長的。因為貞潔的妻子無有不愛自己丈夫的,倘若丈夫不能回以同樣的愛,這對女人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妻子無疑是一大障礙。這是作丈夫的需要瞭解的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200

 

為了夫妻二人能成為一體,創世記說男人當離開父母,與妻子連合,意思是男人必須舍己,在欲望上放棄自私,在思想上放棄自大,把愛從自己轉向妻子。因為人生來帶著惡性,就惡的秉性而言,人的父母乃是惡欲妄念。(參《愛情與婚姻》1942)丈夫若能舍己,放棄自私的欲望和自大的念頭,對妻子回以同樣的愛,就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丈夫,與妻子合而為一。更重要的是,無論丈夫妻子,都應該切實去愛,克服私欲的障礙,如此方能體會婚姻的真諦。否則,這些都只是一些華而不實的道理,紙上談情罷了。

 

【注】耶穌說:“人到我這裏來,若不恨自己的父母、妻子、兒女、弟兄、姊妹,和自己的性命,就不能作我的門徒。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,也不能作我的門徒。”(路加福音1426-27)在此,譯經之人將“恨”改作“愛我勝過愛”,然後在括弧內注明原文是“恨”。譯者或許希望委婉地表達耶穌的意思,然實際上這是曲解他的意思。因為耶穌所說“恨自己的父母”同創世記“人要離開父母”一樣,都是從靈義說的,也就是從靈性的實相說的。若有人想作主的門徒,就必須效法他的榜樣,完全舍己。背著自己的十字架,表同樣的意思。

 

 

 

對於創世記所說的契合的夫妻成為一體,這不是比喻,而是事實。“這個事實我們只有從天使的見證得到證實,因為當今時代,塵世已不存在如此契合的愛情。再者,塵世之人拖著粗重的塵身,對於感受夫妻合而為一仿佛是一個身體是一種障礙。另外,恩愛只在表面,內心卻不希望合一的夫妻,不喜歡聽這樣的話。每當他們聽說合為一體時,所生的無非是淫蕩的想法。天使卻不同,因為他們的愛情是屬靈屬天的,也不像世人拖著粗重的塵身。我從已在天堂生活多個世紀的夫妻聽說他們有一體的感覺,丈夫仿佛在妻子裏面,妻子仿佛在丈夫裏面,甚至在身體上也感覺如此,儘管身體是分開的。天使說,靈魂與心智的合一之所以反映到身體上(世人罕有此等體驗),是因為靈魂不僅構成頭部至深的元素,也構成身體至深的元素。介於靈魂和身體當中的心智,同樣如此。雖然心智仿佛只在頭部,其實它也在整個身體,這是靈魂和心智的意圖能立時付諸行動的原因。出於同樣的緣故,當塵身被撇棄以後,人依然是完整的人。既然靈魂、心智與身體緊密相連,夫妻在靈魂和心智上的融合自然也感覺到身體上,仿佛兩人是一個身體。” (《愛情與婚姻》178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racelam 的頭像
gracelam

Spica之家

gracel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